Naomi

那一夜

原本要玩猜文猜作者遊戲但是我丟錯視窗自爆拉

5/24晚上11點半開始寫寫到後面呀底線還自爆TT

題目是活動指定的


睽違已久的開門聲。

早已迫不及待等在玄關的我,瞬間抱住了門後的戀人。

「佐助助助!超想你的我說!」

這次難得的沒有被推開,這是怎麼回事呢?

這一瞬間的感動和疑惑,佐助還是從我的懷裡走開了。

 

佐助真的累壞了。

半個月的任務,睡眠時間遠遠少於12小時。

平常總叫我回來忍具要先做保養、

脫下來的衣服要摺好放在籃子裡的佐助。

這次卻是把背包忍具胡亂放在小桌上,

豪爽地把脫下的衣服扔在往浴室的行徑路上,

 

「嗚哇哇佐助這是對我的誘惑嗎?

我還擔心你出任務回來太累這麼努力克制自己......!」

 

「誘惑個屁,沒看我褲子還穿得好好。」

 

說是褲子也不過就是底褲而已,

白皙結實的大腿晃呀晃的......真是夠了!

既然佐助在浴室裡事不會讓我進去了,

還是先把衣服收好,等著晚些一起洗吧。

 

把床鋪整理好的時候,佐助也晃進了房間,

很殘念的,即使邁入同居6個月,我們仍沒有睡在同一張床上,

最先開始是輪流打地鋪(大部分默認狀態都是佐助睡床上)

而佐助領到第一份任務薪水以後立刻添購了第二張床,

 

既然都有這功夫了為什麼何不乾脆買個雙人床呢!

 

「哥哥說甚麼事情都不能太超過,必須因循漸進。」

「鼬大哥?」那時我還在追你鼬大哥就料到你會和我在一起了嗎!

「上個月他和我說的。」

上個月是我們有史以來最有氣氛的一晚,燈光好(燈泡燒壞)氣氛佳(兩人都喝了酒)

佐助的身體完全的放鬆,靠在我身上的身體觸感讓人愛不釋手,

這是第一次沒有拒絕我把手伸進他的衣服裡,撫摸著對方精細的腰身,

想著我們終究有能夠完全的擁有彼此的美好時刻。

 

原本擺在房間角落的室內盆栽卻突然飛過來狠狠地砸在我的後腰上

半夜掛急診的時候護士大姊還笑話我怎麼這麼年輕就閃到腰。

 

「讓你亂來。」被砸到的瞬間腦海裡響起了低沉、飽含怒氣的聲音。

但佐助似乎也說了相同的話,讓我有點懷疑是不是我聽錯了。

 

佐助黏進了被窩裡,但眼睛還是睜著的。

「你甚麼時候睡?」

「等等我去洗個衣服就睡拉我說。」

「都幾點了......別開洗衣機吵鄰居了。

衣服我明天洗就行了,還有你那睡衣穿好幾天也給我丟進去......」

佐助累的時候行動會特別消極遲緩,但是話非常多,比平常還要老媽子。

 

也比平常還要好商量,因為此時他連拒絕都懶。

「佐助,我等等幫你按摩讓你好睡點?」

「嗯......」

跨坐到佐助的身上,專心的替對方按摩背上的肌肉和手臂,

這又比上次見到更瘦了點,明天午餐多做點肉吧!

比起從前,我們相處的時間的確是變多了,

從整整兩年不見,到現在最多因為任務和佐助分開的2個月,已經是我的極限了。

俯下身子更靠近漸漸進入夢鄉的佐助,到最後我乾脆躺在佐助的旁邊,

只要能夠看著佐助的安心的睡臉,其實也沒甚麼事情更重要了嘛我說。

 

「我們會在一起很久很久的,佐助,我愛你。」

只見佐助動了動嘴唇沒發出任何聲音。


END

===================

小學生文筆/

其實那個飛天盆栽我是想讓鼬哥顯靈拉

鼬哥先罵了一次然後佐助立刻就懂了,也念了鳴人一句

然後鳴人把腦內鼬哥的聲音和現實中佐助的聲音重疊在一起了w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