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六道兄弟/阿修罗X因陀罗】安利文两则。

多種選擇一次滿足hshs

樱花团子兜售中心:

lofter也丢一份。

请各位来跟我一起萌命中注定我爱你吧(* ̄︶ ̄)y (并不

--------------------------------------------------------------

夏日午后


 

阿修罗摔倒在地,本来挑在肩上的水桶也全部打翻了,其中不少还直接泼到了旁边的因陀罗身上。

 

“呜哇啊啊啊啊——!”

 

“都摔倒了你还叫什么。大白痴。”因陀罗抹了把脸,对自己的兄弟摆出鄙视的表情。“需要我扶你起来么?”

 

“……啊。”

 

阿修罗被浇得浑身湿透,被自己的兄弟毫不温柔的抓住右手拽起,全程却只是愣愣的看着发呆。

 

“怎么了?”

 

因陀罗眯起双眼。他有点烦躁,他觉得自己早些时候答应阿修罗来做这种修行简直是个错误,说到底究其原因也不过是他跟阿修罗算起来有大半年没再见面,阿修罗虽然表面上像是对兄弟亲情这样的俗世感情漠不关心,但有时他也难得会想起自己应该尽一下兄长的职责。

 

虽然事实上,他还是不太愿意搭理自己的这个弟弟的。什么担着用扁担挑着两桶盛满了水的水桶到高处单脚站立的修行简直可笑至极,如果真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去练习父亲传授给他们的其它技巧——或许阿修罗还有能觉醒跟他的眼睛一样的机会呢。谁知道呢。反正阿修罗没有因陀罗那样得天独厚的天赋这点倒是确凿无疑。

 

“……没什么。”

 

阿修罗那样吞吞吐吐的态度真是让人愉快不起来。因陀罗索性没理他,鬓角束起的头发一直有水珠淌下就索性解开,披散着湿透的头发往屋内走去。

 

“喂……因陀罗!”

 

因陀罗走进屋里,不多一会就找出毛巾,先擦拭了一下还在不断用水珠汇聚滴水的发丝,扭头看见阿修罗还在那里发愣,就将毛巾丢给他。

 

“擦擦。”

 

“哦。”阿修罗点了点头,跨步上前,将毛巾盖在自己兄长仍然还湿着的头上,帮他细心地擦干,那些发尾被水珠凝聚在一起根根翘起,像是刺猬尖锐的刺。

 

“我不是叫你给我擦……算了。”因陀罗无奈。都说兄弟是有着莫名的心灵互通的,就连父亲都这样告诉过他,但他怀疑这不过是父亲用来哄骗他尽量善待自己的毫无天赋的弟弟的谎言——谁知道呢?父亲还提起过他有一个兄弟,但谁都没见过他,包括连身为父亲的长子的他都没有见过。他们说父亲的兄弟是死于与十尾的战争中,但谁又真正的经历过那场战争,可以站出来大言不惭的告诉他们这是事实而非推测?

 

阿修罗停下了动作。因陀罗解开自己被水浇得湿透的衣衫,直至裸露的肌肤暴露于夏日午后炎热的空气中。他觉得后颈有些发热,或许水有些太冰凉了,以至于阿修罗喷洒在他颈侧的气息有些超出了温热的界限,让他觉得有些痒痒的。

 

因陀罗勾了勾手指,示意阿修罗坐到他对面来。少年于是从他身后绕了过来,乖乖的坐在对面,一反平时吵闹的模样,任由因陀罗解开了他的头带,让自己略短于兄长的发丝软软地垂下。因陀罗一时想不起自己的梳子放在哪了,只好伸出自己略有薄茧的手梳理着那些头发,不小心擦过因陀罗的脸颊的时候少年瑟缩了一下。

 

“怎么了你。”

 

“不,只是在想……因陀罗你的手上也有茧啊。”

 

少年一如既往爽朗的声音让因陀罗不由得皱眉,收回了手。“我也有修炼。”只是比起更爱云游拜访那些所谓的仙人、结实更多的同伴一同修行的阿修罗,因陀罗只相信自己。不会有谁都是天才——这一点唯有因陀罗自己才明白,尽管自恃天赋,但他也不是生来便继承了父亲的瞳力。

 

“我没别的意思啦。……只是在想,其实你也很努力呢。”

 

阿修罗笑着伸出手抓住因陀罗的手。两个少年的手在半空中十指相扣,粗糙的茧互相碰撞,扣紧了仿佛还能听见对方心跳引起的鼓动。

 

砰咚。体内留着同样的父母的血、但却大相径庭的兄弟有着同样节拍的心跳声。

 

因陀罗看着阿修罗总算是泛起笑容的脸,也缓和了表情。

 

“因陀罗,下次跟我一起去修行吧?”

 

“我拒绝。以为齐聚起来就能得到力量什么的,那是弱者的行为。”

 

“……还真是符合你的作风。”阿修罗也不恼。大半年的出家修行仿佛让他少年的棱角磨平了许多,不再复幼时急功近利的暴躁,这也让因陀罗偶尔也感到了身为兄长的快慰。“但我会成为强者的。像你一样。……像父亲那样。”

 

少年的眼里闪烁着强烈的光芒。因陀罗忍不住别开眼,松开了跟少年紧扣的双手。

 

“你不用变强也可以的。”

 

——最好永远都是个没用的废柴。这样的话,父亲对你的关爱也永远不过是基于对一个不成器的小儿子的怜爱罢了;不变强的话,我也能够一直站在你身前保护你,而不是等着你会在某天超越我,夺取我在父亲面前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

 

——因为到那时我会对你刀刃相向。

 

为了达到目的,我能就算手刃至亲也毫不犹豫。——就算是我至亲的兄弟也是同样。

 

 

因陀罗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兄弟,心中涌起的黑暗情绪在他心中翻搅,再是沉淀,最终化为笑容。

 

“阿修罗。”

 

“……嗯?”阿修罗抬起头,目光锁定至因陀罗身上——他的兄长已然即将走入到少年的尾声,酷肖女性的面庞一言一语一颦一笑都让他忍不住注视,当他笑着摸上阿修罗仍然湿透的头发、温柔的将它们完完全全擦干的时候阿修罗忍不住闭上双眼,夏日的暑气能够将一切散发得很远,他迷恋的嗅着因陀罗身上标有“兄长”和“自己所爱恋的少年”的气息,难得的享受着因陀罗难有的温柔。

 

尽管他知道,终有一日,他们会刀刃相见。

 

但尽管终有那日,他也想上前握住因陀罗的手,告诉他,就算他不认可自己也没有关系。因为,他们永远都会是至亲的兄弟,致密的羁绊——

 

就算或许要跨越多个轮回,这句话才会到达因陀罗的心里。

 

Fin



--------------------------------------------------------------------


蜜糖


因陀罗的双眼看不见了。

 

虽然只是暂时的。父亲先是板着一张严肃的脸宣告完,随即便才是又附加了一句“不过,如果调理得当的话,其实一个月之内就能恢复了哟?”气得阿修罗忍不住扑上去跟这个为老不尊的老头一顿好打。

 

“老爹你真讨厌!”

 

“啊呀啊呀,这是对父亲的态度么?阿修罗?”

 

“就是这种态度——说话故意只说一半的老头最讨厌了——不好好说话的老爹最让人讨厌了啊我说——!”心知这样跟父亲消耗下去只会处于下风,阿修罗趁着在某个碰撞间退后,跃至屋顶上朝父亲做了个鬼脸:“我要去看因陀罗啦!”

 

“你这孩子啊……”

 

六道苦笑起来,摇了摇头。因陀罗的性格与其说是像他不如更像是他那位早逝的母亲,就像是坚硬的剑刃一般强硬而尖锐,仿佛容不得任何柔软的境地——这样的因陀罗向来对毫无天分的阿修罗也是疾声厉色,对他的修行向来是严酷到了就连身为父亲的六道都有些于心不忍的地步。好在阿修罗后来参悟了他特有的、与他人一同凝聚起来的修行之道,也确实在一步步的、朝着他所开拓的道路上行进着,这让身为父亲的六道十分欣慰。

 

——与此同时的,心中那把原来倾向于更优秀的因陀罗的偏爱的天枰,也慢慢地滑向了更加令他感动的阿修罗的一边。

 

六道微微叹了口气。他心知自己已经来日无多,甚至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将原先十尾的查克拉一分为九,让它们也同样继承阿修罗的意志;但他也知道,自己选择阿修罗作为继承人的决定,如果因陀罗也能理解并认可当然是再好不过,但如果,一向要强的因陀罗拒绝接受的话……

 

但这也不过是十几年后才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

 

阿修罗掀开了帘子。因陀罗的门前放着一个小火炉,以极弱的文火噗噜噗噜的煮着什么。

 

阿修罗立即明白过来了,这应该是父亲调配给因陀罗的药。——毕竟因陀罗因为用眼过度而暂时失明也并不是第一次了,这样的药香尽管不算是熟悉,但对于阿修罗也不算是陌生。

 

这是极为苦涩的汤药。他记得他曾经向因陀罗开玩笑说这个药真的对眼睛有用么,于是兄长便面不改色的掰开他的嘴,将满满一碗苦涩的药不由分说地灌进他喉咙中,害得之后阿修罗整整一周就连梦中的拉面都是弥漫着苦涩的药味。

 

——想到这里,阿修罗不由得干笑了一声,惹得正端坐在榻上的因陀罗转过头,“……阿修罗?”

 

“……我还以为你早就发现我站在外面了啊。”

 

“我有感觉到你的气息。”因陀罗皱起眉,不快地反驳:“但是这药的气味影响了感知,不太好确认远近罢了。”

 

“真厉害啊哥哥。……其实我有隐藏气息的哦?”

 

“废话什么。我说感受到了、就是感受到了。白痴弟弟。”被纱布蒙蔽了赖以生存的双眼的青年迅速反驳,但阿修罗却恍惚间能够看见白皙的面颊上蒸腾的粉色。他心知或许父亲给阿修罗用了掺杂麻|药的药剂以加快对于双眼的休息,因此因陀罗自然没有平日那样敏锐的感觉——因陀罗怎么会感觉不到他呢。阿修罗知道,因陀罗的实力强悍到就算不借助双眼、或许都能与自己平手的地步;更何况,他们是兄弟。

 

是流着相同的血液的亲生兄弟。

 

阿修罗忍不住放松了脸部的表情。“需要我来给你喂药么?”

 

“不需要。”阿修罗笑了。这让因陀罗有些莫名的烦躁。

 

“别逞强了啊我说——说到底,你现在看得见么?能拿起汤勺么?你那三个侍从估计也被你打发走了吧,与其叫他们来还不如让我来。”阿修罗又退到帘子后面,看了看,药似乎已经煎得差不多了。他用土遁没多久就做好了一个碗,将滚烫而苦涩的药汁一把倒进碗里,有几滴洒出溅到他的手上,让他忍不住跳开吹了吹。

 

“你要是敢把汤药洒在我身上,我绝对会把你打得连剑都握不了。”

 

似乎是感应到了在帘外的弟弟就连倒汤药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好,因陀罗不由得皱眉,不快地警告道。

 

“且不论我现在已经不用剑用苦无更多了……”阿修罗忍不住嘟起嘴,“……只要我想,我能做好每一件事的。哥哥。”最后一句话却是带了些撒娇的意味。阿修罗在儿时总会缠着因陀罗,在他身后跟着小尾巴一样的叫他哥哥哥哥,哥哥带我去玩吧哥哥我们去吃拉面吧哥哥不要修炼了理理我啊这样的拖着长音撒娇,却每次都会被被因陀罗毫不留情地拒绝,不知从何时起,阿修罗就鲜少喊“哥哥”、转而是没大没小的直呼“因陀罗”了。

 

因陀罗不由得挑眉。

 

“还真有脸说出这种话啊,你。”

 

说到底不过是个废柴罢了。缺乏父亲的儿子应有的天赋,却傻傻地相信了父亲不过是权当安慰的努力就可以弥补先天不足的话语,费尽心思的进行修行,却最后一次次的失败——比如学习摩奴那样单手指天单脚站立的修行,但不到一天就支撑不住倒在地上;比如挑着两桶满满的水桶站在高处单脚站立的修行,但不到半天就摔倒在地,还溅了在一旁监督的因陀罗一身;比如给他一个草人让他做单纯的拔剑练习,阿修罗都能将手中的剑脱手抛出,直直插入因陀罗面前的土壤里……这样的事简直数不胜数,连因陀罗每每想起,都觉得自己的这个弟弟简直蠢得无药可救。

 

想到这里,因陀罗忍不住又揣测,阿修罗这么做,绝对是别有用意——这家伙绝对不会无事献殷勤。他太了解阿修罗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因陀罗面无表情的警告道。他现在双眼无法视物、身体又因为父亲的药剂而变得迟钝而不听使唤,这恰巧是阿修罗可以报复和捉弄他的机会——想到这里,因陀罗忍不住有些后悔自己居然将自己那三个从者屏退了,至少他们绝对在门口就能把阿修罗拦下的。

 

“所以说真的什么我都不会做啦——”阿修罗也不由得皱眉,因陀罗这样排斥的态度让他忍不住也焦躁起来,偏偏却又舍不得发作。如果是十年前的他,早就会大吼着“你这家伙简直是无理取闹”“药你自己吃吧随便你”这样的话语,把药碗狠狠摔至地上然后夺门而出;但是今时今日的阿修罗,却意外的压抑了一时间腾起的怒火,端着盛满汤药的碗走近了,居高临下看着自以为自己仍占据上风的兄长。

 

“喝掉。”

 

因陀罗皱眉。“你再重复一遍。”

 

“喝掉。——快点好,然后再揍我也不迟。哥·哥。”阿修罗说着,脸上忍不住浮现起恶质的微笑:“还是你想,让我用别的方式喂你?”

 

他忍不住盯着因陀罗的嘴唇。他们都说因陀罗肖似他们素未谋面的母亲,男生女相,可惜面相狠戾,白白可惜了一张让人心醉神迷的脸庞。——而这张美丽的脸庞目前被缠绕遮住了狠戾的双眼,唯有余下挺直的鼻,唇线优美而淡红的嘴,如同樱桃般诱人采撷。

 

如果凑上去。亲吻。咬破。品尝。

 

那一定是世界上最美的滋味吧。——阿修罗心想着,心中仅有的一点背德感都在欲望驱使下消融了。

 

他爱恋着因陀罗,出于血亲,出于每一个少年都会有的渴望。

 

当因陀罗咬住碗沿、将汤汁缓慢地纳入口中的时候阿修罗忍不住干咽了一口,随即开始轻轻的叹息——汤药没过多久都被一饮而尽,因陀罗看不见自己的弟弟充满欲望的注视,反而毫无自觉的抹了抹嘴,道:“你可以走了。”

 

“欸?就这么快就赶我走了?”阿修罗的声音里明显有几分诧异。

 

“吵死了,给我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就好。”而不是需要你在我旁边像看护病人一样的寸步不离。因陀罗心想。

 

“就不让我留下来给你读读卷轴什么的?”说罢阿修罗还真的跑到他的书架旁,开始认真研究起来,“比如这本……空间忍术的要领之类的?”

 

“我拒绝。你这家伙,只会把忍术卷轴读得跟路边随处可见的说书人一样。”至于那些说书人热爱的戏剧故事因陀罗则是毫无兴趣,有这样的闲工夫,还不如做一些有益的事。

 

“真无趣。”阿修罗低下头,垂下了手,看着依然端坐在榻上俨然不动的因陀罗。因陀罗的双眼被蒙蔽,但阿修罗的双眼却能够映出因陀罗的身影,随着体内的感情的流动,而有着不同的色彩。

 

“我就是那么无趣。还真是抱歉。”

 

“……你啊、”

 

阿修罗当然明白,因陀罗只爱孤身一人。他与因陀罗一同成长,自然也看过许多人,他们中有爱慕因陀罗的美丽的人、羡慕因陀罗的强大的人、企图利用因陀罗的天赋的人,他们都曾向因陀罗表达过,但却无论善意或是恶意的邀请都被因陀罗残忍的拒绝,之后他们才会看见站在因陀罗身后的他。就连现在,那些与阿修罗几乎已经成为生死之交的同伴里,也有不少是曾在因陀罗这边碰过钉子的。

 

“但是啊……我。”

 

正因为知道了因陀罗的强大,也明白了他的孤独,才期盼着自己能够变强,直至能够站在他的身边——因为自己是不会被因陀罗所拒绝的,因陀罗是不会拒绝他的。因为他们是兄弟。共享着同样的血液,拥有世界上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羁绊——至少阿修罗是这样认为的。

 

——但这样的念头,却在阿修罗得到了足够多的助力、一步步终于朝着自己的强大所迈进的今日,开始慢慢动摇了。

 

正因为有了“同伴”,才更加体会到因陀罗是无法替代的。

 

正因为有了“同伴”,可以听见更多的声音。比如说,因陀罗之所以一直孤独而不爱搭理自己,并不是嫌弃自己蠢笨得连瞳术都无法继承,而是不断地被世人误解成孤僻,受到排挤、孤立、谴责的对待,干脆就让自己背对人群,这样他便可以听不见一切的声音——那些善意的声音、爱的声音、来自于阿修罗的,混杂着弟弟对兄长的敬爱和少年对于爱恋之人的亲爱之情的声音,也自然同样的,无法传达到因陀罗的耳中。

 

——阿修罗伸出手,左手按在因陀罗肩上,慢慢低下头,近乎耳语。

 

“刚才的药……很苦吧?”

 

温暖的气息喷洒在因陀罗的脸颊上。因陀罗本能地觉得不快,却因为无法见到阿修罗脸上的表情而错误的选择不去避开,反而认真答道:“是有些。”

 

“很苦吧……我知道的。哥哥。不要再逞强了。”

 

不要再逞强了。

 

就连父亲都不知道,你为了修炼瞳术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就连眼睛都差点无法视物;

 

就连他们都不知道,你其实是个温柔的人,只是你习惯性的以冷漠去对待他们;

 

就连他们也不明白,我们是流着相同的血液的兄弟,我们的体温也是相同的。无论是冰冷的因陀罗、亦或是热血的阿修罗,实际上我们的温度,是一模一样的。

 

只有我才知道。

 

因为我是你的兄弟。阿修罗用气音缓缓自语着,慢慢凑近了那双柔软的嘴唇。

 

“……哥哥,张开嘴。

 

……是蜜糖哦。”

 

 

我是不会让你孤单的,因陀罗。

 

如果你的力量致使了你的孤单的话——

 

那么我就会超越你,成为父亲的传人,继承父亲所坚持的忍宗的名号与力量。这样的话,你会留在我身边、成为我的助力吧?

 

然后我们就会永远在一起。即便死神将我们分开、将我们血亲的羁绊斩断,我们之间的羁绊也将渗入到我们的查克拉里,直到千世万世,我们都是世间最紧密的羁绊。

 

“嘴张开。”

 

阿修罗说完,便深深地吻上了兄长半启的嘴唇。

 

Fin


评论
热度(20)
  1. yyy醉花阴Naomi 转载了此文字
  2. Naomi樱花团子兜售中心 转载了此文字
    多種選擇一次滿足hshs
©Naomi | Powered by LOFTER

同人作品放置區
鳴佐錘基目前是DC蝙蝠家與相關CP
基本上什麼配對都會吃
也什麼都會畫一下ry
已達成小鳥間的排列組合
入內時請慎用標籤
已在大部分的圖片前置了cp內容


轉載前會標明作者作品CP
若無法接受者請隱蔽我的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