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omi

大米:「你以後愛去哪去哪,
反正戒指會告訴我你的位置」  


爆累正在補眠
卻被吵起來的杰:「啊??」

 一起舔jay的長腿

沒能表現出大少帥氣性_感集一身的氣質...!繼續努力

閱讀順序右至左
7月份的構想現在才有時間畫

batfamily+jason中心

想試試畫成短篇,已經有預感畫風會變來變去的😂

【Dickjay】【是否有人在爱你】

簡直就是個齣12的文藝片...!!😍好美

天蝎座:

灵魂伴侣AU
给naomi太太的生贺现在才发出来真是罪该万死,说得是小段子结果越写越长qwq
【迟到了这么久真是对不起!!【扑通一声跪下qwwwwwwq


----------------------------------
【那时候我就对自己说啊,其实你应该去拥抱他。
你早该这么做了,而我也是。】
*
有这样一脉心血,
从心脏出发,带着灵魂上的烙印,沿血管一路前行,精准地穿梭在动脉间,最终才会在无名指上浮现出红色的印记。
那个小小的字节意味着没有人是孤独的,
因为那块皮肤下,血液中,联通心脏的地方,还有一个人的灵魂碎片将陪伴你一生。
*
总会有人发出疑问的。
这是真的吗?
我的灵魂伴侣,即使我们从未相见,远隔万里,他也是爱着我的吗?
*
毫无征兆的剧痛袭击了夜翼,夜巡的时候他没受什么伤,可是来自无名指的强烈疼痛让他忍不住呻吟。


迪克咬牙,在不断灼烧的感觉中扯下手套,摘下戒指的时候,他看见无名指上的印记发生了变化,那个红色字节的边缘烧焦一般卷曲起来。


“wing?”


迪克疑惑地念出他无名指的单词,伴随着疼痛而来的还一种莫名的恐慌,他是不是被夺走了什么。
*
而这时,杰森在绿光莹莹的池水里睁开了眼睛。
*
迪克盯着那一小块皮肤,用手指轻轻摩挲那个单词,刚刚的剧痛就像梦一般。


后来夜翼询问过很多人,得到的结论无一不让他心寒。
印记是不会消失的,即使你的灵魂伴侣死去,那烙印的灵魂仍旧会刻在无名指上,而如果字节真的发生了改变,那只能说明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被烧去了一部分的灵魂。
*
你了解拉萨路池吗?
*
要不是那场火,迪克或许还要花上好长时间才能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
发烫的钢板烫穿了红头罩的手套。
有些巧合,换种说法就是必然发生。
不然伸手矫健的夜翼不会逃不开突然被烧塌的地板,杰森也不像迪克一样拥有第二重身份,也就没那个必要再带个戒指。
那个单词在他眼前一晃而过,当红头罩揪着夜翼的胳膊把他拽上来再摔到安全地方的时候,迪克还在待机。


“你怎么回事?”
杰森摘下头罩,汗湿的头发紧紧贴着额头,一双眼睛狠狠瞪着还躺在一堆瓦砾和烧焦木头上的迪克。
迪克张着嘴,感觉浓烟和杰森要让他窒息了。


“我……”
夜翼缓了一会儿,现在杰森在说什么?是快点起来这里要被烧塌了,还是任务完成还待着干什么?
迪克用手肘撑起身体,之后就是急切让他表现得像草原上的猎食者,他扑过去与自己名义上的兄弟拳脚相加。


这里似乎描述得不准确,迪克只想让杰森别动,好认真确认一下那个印记。但是两个人都知道那是不可能发生的。杰森从来不是被动的一方,几乎是在发现对方具有进攻意识的时候就做好了反击的准备。


虽然他不明白迪克突然抽什么疯。
印证灵魂伴侣最好的办法是一模一样的印记,鉴于迪克的单词被烧焦了,姑且这么形容吧,那么还有一种办法更加简单粗暴。


亲吻。


灵魂相互碰撞所产生的感觉不会错。
*
杰森震惊于和迪克打了半天而对方就为了啃自己一口。
气喘吁吁的迪克终于制服他,哆嗦着嘴唇压过去,一种微妙的感觉传来,那个吻是打火机,而神经是导火索,然后大脑中炸开了烟花。


酥酥麻麻的愉悦感袭来,迷迷糊糊中却觉得温暖,想要沉下去。


一个摇摇欲坠即将塌下的仓库,他们带着伤口和血液在浓烟之下接吻,抢夺着最后一层无毒的空气,周围是蒸腾的热浪和噼里啪啦作响的火焰。


这真是史上找到自己灵魂伴侣的最差场地了。
结果是,红头罩跑路了,在天花板掉下来之前。
夜翼至少两个多月没找到他。
*
令人痛苦的事不是找不到你的灵魂伴侣,
而是相信你的灵魂伴侣不是爱着你的,
亦或者你的灵魂伴侣不相信你爱他。
*
迪克在第三个月才发觉问题的所在。
那时他瘸了一条腿,半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消失了两个月的红头罩身上。
担心他一放松对方就又跑了。


“哥谭这光污染真不算严重,哪像大都会那,半夜马路上还亮得跟白天似的。”
夜翼挂在红头罩的肩膀上没话找话。
“最大的光污染不就在你脑袋顶上吗?”
杰森心说得亏哥谭常年都是阴天,要不这蝙蝠灯都不知道往哪朵云上打。
“今天晚上还有什么情况啊?”
迪克努力抬头,看见是蝙蝠灯就叹了口气,顺势又重重地往他肩膀上磕了一下。
杰森差点就没站稳。
“干,迪基鸟,你小心点,这又不只你一个有伤,我他妈还憋着一口气呢。”
“对不起。”
杰森可没想到这么认真的道歉,他眨了两下眼睛才反应过来那应该不是说给他听的。


那只大蓝鸟第一想到的总是蝙蝠侠。
灵魂伴侣或是命中注定,在他还是个小不点儿偷东西的时候就不相信了。
爱,这种明亮温暖的东西怎么会像开玩笑一样就绑定了呢?
逃避两个月的结论就是一颗平常心,或许人家都没当真,拿着一个小小的印记说事太过幼稚了。
只是,他有种很矛盾的失落。


“别想,你现在跟过去不是帮忙,是拖后腿。”
“对不起,杰。”
这句话是说给他的。
挂在杰森肩膀上,把脑袋使劲往对方颈窝里蹭的迪克像是喝醉了一样喃喃自语。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啊,你在想什么?”
没得到答案的夜翼连续说了几句毫无联系的句子,装作是刚才麻药打多了或是脑震荡或是随便什么。
*
沉默和试探没能让那次对话说明白。
杰森还是该合作合作,该吵架吵架。
好像那个印记就是一个装饰品,他不在意。
迪克从没有表现出什么,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种情况,或许杰森根本也不在意他。
*
最后的一次,就是红头罩在一片血污中哑着嗓子喊他。
“迪克,我还活着!用你那该死的蓝眼睛看着我!”
夜翼的灵魂跑出来,冷漠地观察着端着枪的自己,枪口对着那个拿着刀还在挣扎的女人,他知道,刀上是杰森的血。


红头罩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地撑着他的胳膊,另一手握住他那只紧攥着枪的还在发抖的手。
杰森一点一点撬开他的手指,缓缓地把枪握回来,这时迪克才像是被枪管烫到一样缩手,破碎的面具下是他颤动的眼睛。


“嘿,迪基。你这样可是太逊了。”
*
总得有一个人手上沾血,不是吗?
你这样缓过神来还不知道怎么折腾自己呢。
看,你还是那个有原则有底线的大蓝鸟。
*
枪口的方向没变,而烟花又绽放开了。
一个私心的吻让夜翼无动于衷的灵魂跑了回来,迪克似乎才明白亲吻着他的杰森要做什么,反射一般压低了枪口。
*
砰。
子弹壳在空中缓慢降落,那个仓库的火一直烧到了现在。
那个人早就知道他们是灵魂伴侣,却等待着他自己去发现。
不去回应没有明确表现的爱意,他只是太过胆小了。谁都害怕没有回应的喜欢,我是不是应该勇敢一点。
我需要勇敢一点。
他刚才在吻我,
他这样疼痛地爱着我。
夜翼突然就从浓烟中走了出来,他终于可以呼吸了。
*
女人被打穿了大腿。
杰森滑坐在地上。
迪克从失而复得的情绪中逃离。
“针对我的,还有一队人,我得给引出来。”
“你现在都站不住了!过去送死?”
这句话突然就把杰森引爆了一样。
“那你现在呢?你清醒吗?你知道你刚才要杀人吗!我比你这个恍惚的状态好的多!你以为谁随随便便都能重活第二次是不是!”
杰森抬眼瞪着迪克,抓过他的手,用指甲使劲压着那个残缺的印记。


“真想让你知道那时候我有多疼!”


迪克垂着眼睛,声音压得很低很低。


“真不想让你知道那时候我有多疼。”
*
人们总是努力做得更好,
不过是为了,
有人来爱。
*
“脱衣服,我替你去。”
“迪克,你不明白,你根本就不像我。”
“……”
正在试图把面具戴上的迪克一听这话索性就把面具扯下来,反正它也坏了一半了。
夜翼踢起地面的刀攥在手里,一刀划开自己的掌心。
然后他用那只沾满血的手缓慢地抹过眼睑,在一片血污的睁开的是铺天盖地的海蓝色。
迪克扯出来一个挑衅的笑,眉梢和唇角都是狠厉的弧度。
“这样像你吗?”
杰森微微张着嘴,感觉有些眩晕,是不是失血过多了呢?
*
像。
太他妈的像了。
就像他刚从池子里爬出来的时候,愤怒暴躁还带着那么点自毁倾向。
还像他是个小家伙的时候,抱着东西没命得跑的时候,汗水快淌到眼睛里的时候,他大大咧咧用手背一揩,一阵火辣辣的痛感。小杰森瞪着那道手背的血痕,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好像蹭了一眼睑的血。
小不点儿突然有种没由来的难受,但还是抱紧了偷来的食物。
可是现在的杰森说不出话来,嗓子里像是噎了块石头一样,只是摆摆手让他赶紧去。
杰森略微艰难地直起身子,看着迪克从楼顶上跳下去。
*
有一个人愿意接受你的愤怒,你的暴躁,可以理解你的自毁倾向,不在乎你的过去,甚至可以暂时替代你,把那些乱七八糟的阴影转换成明亮美好的东西。
这个人是在做什么呢?
杰森一蹭一蹭挪到安全屋,而后突然就有大彻大悟的感觉。


这个人在爱着我。


他把自己埋到枕头里,感觉要抑制不住抬起嘴角,借着柔软棉花枕头的掩护嘟哝出一句。
“这算是熬到头了。”
*
而迪克在夜空中穿梭的时候,
轻轻亲吻了自己的那个印记,
虔诚地如同亲吻对方的灵魂。


----------END-----------

batfamily聯文活動第七章的配圖

原文:「联文」关于构造和谐家庭氛围的若干重大问题决定 7

文章連結請訂閱  @batfam联文搞事

配圖連結請訂閱  @Batfam合绘搞事 

三次元已經快把體力和精神力耗光了,浮上來一下趕緊回被窩儲能TT

抱歉讓兔兔和寫手久等了

旋轉~跳躍~!!能看到原野畫12!今年一定是幸福美滿的一年!

很喜歡圖裡dickbird和jaybird在夜色裡依靠彼此的感覺...♥

原野之火:

 @Naomi 生日快乐!这是您点的12请注意查收;)

希望能吃到您更多的美味的jaybird♥


四隻小鳥一次擁有...!我再也不要放手了!!謝謝糕的生賀!

龙虾首:

@Naomi 没赶上………………我……罪该万死
🙏🏻😩😩因为割不出腿肉于是画了印象绘(完全就是把头像画了一遍)

[jaytim/23]纪念日(NC17)

就算tim很累也要把人脫上床和自己一起樂的jay又壞又帥TT

然後坳不過只好乖乖配合的tim這兩人和等絕配XDDD

謝謝喵子!!

喵子RJTD-MZ:

OOC属于我

人物属于DC和彼此

Naomi太太生日快乐! @Naomi 

(想零点发结果零点后才写好)

上车走 这儿!

再不畫個12都不好意思說是因為他兩入坑的

ooc注意

制服時間線不是一起的就私心想看jay穿綠麟褲w

jay生日快樂!!生日!!快樂!!

去年這個時候還在畫jason中心的合本呢

一瞬間就一年過去了,好快!

最近三次元困難重重,抓緊最後機會畫賀圖


但只要每天回家吸jay bird就能補充能量...!!

有jay就能活下去...!!


然後窩的生日在9/9有誰願意和我用生賀圖交換點圖呀

非原創,是配圖/

原文來自:【Batfam】红头罩患了晕血症

   Summary:

    后来老蝙蝠把他绑回了庄园,给他注射了一打恐惧毒素的解毒剂,我敢说稻草人这回可把他害惨了。

    提姆耸耸肩。

謝謝默墨授權



給太太狂比心!!!

前半段還以為就是jay因為心理疾病出現很多預期外的反應

而大夥們會用很多可愛的方法去解決這個問題

但沒想到這是把刀...!!但這把刀非常美麗!好吃!

最後的家庭聚會越想越帶感,只能能畫出那個場景的千分之一,

希望小夥伴們也能體驗一回,再度給默墨比心

怎麼那時的我沒想到開車呢...!!

油都加了,腳就在油門上,我一上來直接把車頂給拆了

無臉見群裡的大大們,my fault

Righteous Charlotte:

桶受群的传画!

第一棒 @踏着拖鞋走T台 

第二棒 @我自己

第三棒 @高级灰 

第四棒  @云蛤 

第五棒 @小蝎 

第六棒 @Elevayn-Sherly

第七棒  @过渡萌√  

第八棒 @椿湫战国 

第九棒 @马修切斯基 


感谢各位大大的配合!!!

玩得很开心!!

不知道CP是什么就不打Cptag了!!!

原文:面包师傅和儿子Leo的日常八百集 15

原文更新啦!!!拉炮慶祝!!!

說是配圖但其實文章根本沒這段again

說是dickjay但dick沒出現

大米以為姪子特別喜歡自己一回大宅就找他

多年過去原來姪子叫的都是...

Leo:那爺爺到底是不是吸血鬼???

眾人笑而不語


显示更多内容